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名师风采
 
 所在位置: 南京理工大学紫金学院 >>  人才培养 >>  师资队伍 >>  名师风采
  名师风采
专访南京理工大学机械工程学院督导组长方子良教授
发布单位:党政办公室  发布者:辛百哲  作者:辛百哲  日期:2011-6-1   阅读次数:5400

方子良  南京理工大学教授,1967年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1996-2000年连续五年被评为南京理工大学优秀主讲教师;2002年荣获南京理工大学董事会“优秀教师”一等奖。主编的《机械加工工艺学》、《机械制造技术基础》、《机械故障诊断学》等教材获优秀教材奖;发表论文数十篇,其中八篇在EI检索获奖;“自主探究式教学法”论文获南理工教学成果奖;任中华机床动力学会华东分会理事;南汽集团长期特聘教授,曾为南汽集团改进意大利引进的全自动线机器人解决长期技术难关,其中《衡功率低速大扭矩电动机》、《电动旋转台变速器》获“96专利技术新产品交易会”、“中港国际新技术博览会”金奖。

作为南理工的优秀教师,他不仅在机械制造方面有着多项科研专利,同时又有着老一辈知识分子厚重、饱经风霜的底蕴。求学期间,正好遭遇三年自然灾害,他和同学们一个个饿得眼冒金星,但对黑板上的知识依旧两眼放光、如饥似渴。他在工厂中的经历让我们看到:工厂实践是如何造就一位学识渊博的名师的。本期名师专访,让我们走近南京理工大学机械工程学院督导组长方子良教授,(现同时于紫金学院执教《机械制造技术基础》课程。)感受他独到的教学理念与个人魅力,想必对每一位学生老师都会有所启发。

记者:教授,您好!同学们对您的好评还是从您的课堂上感受开始的,厚实、简明易懂。感受最深的可能是您讲的每一条原理,都以工厂的实例阐释,就像工厂的老师傅。这种教学方式的背后的理念是什么?

教授: 大学是培养人才的摇篮,教师面对的是未来的工程师。所以首先,作为我从来不把教室当教室,而把教室当成工厂车间,当然学生也不是车间工人,而是技术人员,要让学生参与其中,共同探讨技术问题,最终达成技术上的共识;其次,强化学生理论与实践的结合,授予其立足社会和后续发展的必要技能,要“授人与渔”而不仅仅是“授人以鱼”,要让学生深切感受到大学课堂上学的不是空头理论,而进入社会必将学以致用;我时常会适当地见缝插针地结合书本知识将自己专利技术的理念渗透于教学中,希望学生基于此进行消化,然后演绎推进,达到一个创新,其实创新有时只需向前迈一小步。

记者:其实学生很喜欢那些上课独具风格的老师,说到创新,特别是技术上的创新,在现在这样一个技术已经高度发达的时代,学生如何才能做到创新?

教授:从课堂上开始,创新就应该改变乏味被动的教学模式,创造一种自主、活跃、创新的课堂氛围。作为学生,一定要参与到老师的教学活动中来,在形式上达到与老师的互动,在实质中与老师碰撞出思维的火花,在老师的思维主线下大胆设想,提出独到见解,而老师仅仅作为一个领路人。

记者:训练青年学生是离不开教师的,没有老师教育不可能搞好,作为南理工的优秀教师,你认为怎样才算是个好老师?

教授:作为一个老师,不管科研和教学哪方面更为出色,搞好教学是我义不容辞的职责,花再多的时间与精力也都是应该的,不为人知也是值得的,因为我们面对的是未来的工程师,是国家未来的栋梁。所以,兢兢业业,勤于奉献是老师应有的本色,同老师这个职业也丰富与塑造着自我。工厂的实践让我积累了丰富的人生经验与精湛的专业知识,教学让我不断探索到了新的教学理念,丰富了自我,要把科研与教学结合起来,要研究得深,要讲解得透彻,要用知识引导学生,要用激情感染学生,要用人格去影响学生。我们老一辈知识分子也要不断地学习,用年轻人的思维方法对待新生事物。

记者:那请问那个年代你们在上海交大的时候是怎么学习的?

教授:上大学时正好遭遇三年自然灾害,一个个面黄肌瘦,饭也吃不饱,遇到难题时,得饿着肚子去图书馆查国外文献。现在的学生根本想象不到我们那时学习的劲头,生活在现在就是无法言语的幸福,所以我也希望趁自己精力还可以的时候,多上点课,多为国家多培养点学生,多锻炼一些有用的技术人才。我也希望大家生活在现在的幸福时代,大家可以好好学习!

记者:那你觉得现在学生在学校应该学什么?

教授:现在的学生要珍惜眼前的幸福生活,同时人也不能过得太舒服,太安逸。享受久了,斗志消磨了,幸福也体会不到了;就像成功一样,没有经历过失败,就体验不到成功的喜悦。现在时代最重要的是分辨精华与糟粕,要有学无止境的态度和追求。在学校绝不满足于99分,要追求完美,特别是技术人员,因为在工厂没有分数,成功就是成功,失败即是失败,那一分可能就是成功与失败的分水岭。

采访后记:由于采访时间的仓促,只能选取几个片断,但这几个片断已足以拼成方教授的饱满形象了,关于学习,关于生活,关于工作,关于教学的片断便是他们老一代知识分子的典型缩影,从他口中听得最多的是“我们老一辈知识分子”,让我们深深地感觉到了他们那一辈知识分子的尊严和自豪,他们打造了中国的脊梁。从他的身上我们看到了一种哲学,其实哲学并没有那么深奥,哲学是一种幸福,是一种关于理想,关于如何让生活知足的幸福。“趁我还有精力的时候能为多教些学生,多为国家培养些人才”这是他的原话,这体现一个中国老一辈知识分子的的责任感和对学生的关怀。这不禁令人想起了西蒙娜·薇依的一句话:“我必须尊重一片麦地,不为别的,因为它是人类的营养。”

                       (院报《紫金苑》学生记者 姚明辉)
      
 
 
 
地址:南京仙林大学城文澜路89号 | 邮编:210023 | 站点地图 | 联系我们 | 网站维护| 南京理工大学紫金学院